发现名流大家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- A线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五金/设备/农副 » 机械/设备 » 正文

发现名流大家不为人知的另一面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5-14  来源:好企网  作者:好企网  浏览次数:1

原标题:发现名流大家不为人知的另一面

    还珠楼主齐头并进同时创作几部题材不同的小说

    民国武侠小说名家“还珠楼主”李寿民(1902-1960),抗战前以一部《蜀山剑侠传》名起天津,走红全国,各地书摊到处有他的《青城十九侠》《云海争奇记》,上海大戏院亦上演《蜀山剑侠记》连台本戏,名震南北。

    李寿民早年在四川一支地方部队混事,是一个摇笔杆子的文书,随军游历名山大川,到过不少边远之地。这段浪迹天涯的生活为他撰写武侠小说打下生活基础。他后来落脚天津,卖文为生。他的小说情节离奇、人物怪异,小孩都两三百岁,人物争雄斗狠,身剑合一,深刻影响后来香港武侠小说三剑客——古龙、金庸、梁羽生。

    还珠楼主一般写作时间为清晨到中午,有趣的是他从不自己动笔,而是雇用一位中学程度青年笔录。每天早晨,李寿民抽足鸦片,闭目静坐藤椅,一句句口述,那位“书记”用小楷记录。李寿民讲得很慢,记录并不费力。那些年,他“生意”很好,同时为几家书店写小说。更难得的是,他能齐头并进同时创作。

    几部题材不同的小说,他能准确记住各篇小说的进度、章节、段落,口授一部作品告一段落,再紧接着口授另一部,从来不错不乱。

    每天创作结束,还珠楼主细阅一遍笔录,同时投邮,分寄各书店排印。贾植芳(著名作家、翻译家、学者,比较文学学科奠基人之一——编者注)对还珠楼主的这一创作方式大为惊异,绝大多数作家不可能如此“大手笔”,非弄混人物情节不可。这种创作方法,寰内绝对无二。

    李寿民身材高大、浓眉阔眼,文质彬彬中透出一股江湖豪气。他走南闯北、见多识广,才情不小,名气也不小。按当今行情,条件可谓“帅呆”“酷毙”,围上来的姑娘肯定不少。可当时作家并不为世所重,行情甚低。不过,偏偏还珠楼主额骨头贼亮,读者中有一位异性“粉丝”——天津大中银行老板之女。一回生二回熟,他们交往起来,由识成恋。可银行家夫妇怎肯将女儿托付给穷酸小说家呢?幸亏姑娘立场坚定非李不嫁,老爸老妈这才金口允婚。李寿民为与女家身份般配,不使姑娘难堪,求亲央友办了一场很体面的婚礼。他对朋友贾植芳说:能和意中人成亲不易,为报答妻子恩情,“所以我平生不二色”。大概这段感受十分深刻,他以自己这段姻缘为题材写了一部言情小说。在他的小说中,才子佳人题材,此为惟一。

    妻子家底殷实,陪嫁甚丰,贴身丫头都一块从天津带来。1950 年初,丫头妇道人家不谙行情,不晓得已不兴再称老爷太太。一次,派出所户警上门,丫头习惯性招呼姑爷:“老爷,开饭了。”户警马上绷起神经,警觉地对还珠楼主说:“你怎么称老爷?准是在旧社会做过官,官老爷嘛!你考虑考虑,明天来派出所交代历史问题!”户警走后,还珠楼主心神惶惶,跑到贾植芳家,一进门就嚷嚷:“不好了,出事了!”贾植芳好一番安慰,李寿民才怅怅离去。

    1951 年,李寿民啃读《联共党史》,主动靠拢“文协”,希望得到帮助。“文协”鼓励他努力学习,改造思想,为人民服务,他还是感到前途渺茫,因为各书店已不像过去那样抢着要印他的小说。一天他上贾植芳家喝酒,为无法顺时“转型”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1952 年春,李寿民戒掉鸦片,换上中山装,迁家至京,任尚小云剧团编剧,兼北京戏曲编导委员会委员。虽然编了一些戏,然写戏与写小说路数毕竟有异,他思想上也未能真正适应新社会,一部都未上演。

    蒋光慈:你喜欢她吗?我可以转介绍给你

    五四时期异军突起的创造社,以浪漫主义为徽标,风习所向,成员又春秋鼎盛,难免风流韵事。1927 年“四·一二”后,广东梅县学子黄药眠(1903-1987)只身赴沪,进了郁达夫、成仿吾主持的创造社出版部。黄药眠其时二十四五岁,青年英俊。这位广东高师毕业生既在创造社出版部当编辑、做校对,又外出兼课教书,还译书赚版税,很快在上海站住脚。一年多后,每月已有180 元左右进账。进咖啡店,二角钱一杯咖啡,结账扔下一元,不要找头要派头。女招待自然极欢迎他,他每次一去,“就投怀送抱,调笑一番”。

    蒋光慈(1903-1931),皖西霍邱人,原名光赤,入中共所办上海外国语学社,1920 年经陈独秀介绍入团。1921 年4 月,与刘少奇、任弼时、萧劲光等首批留苏,入莫斯科共产主义劳动大学;1922 年入党,1924 年秋回国;1925 年1 月出版第一部诗集《新梦》,2 月加入创造社,任教于上海大学社会学系;1926 年发表中篇小说《少年漂泊者》,反响甚大;1927 年11 月再发表中篇小说《短裤党》(反映上海工人暴动),系“革命文学”最初成果。

    1928 年初春,桃花盛开,一位摩登小姐手抱一束桃花来找蒋光慈。恰好黄药眠在出版部(闸北三德里),见小姐光艳照人,热情迎上去:“蒋光慈先生不在,要到吃午饭的时候才来,要不你在这里坐坐等着他?”摩登小姐踌躇了一会儿:“那么,我等一会儿再来吧!”抱着一束花悻悻而去。黄药眠见有美女如此“倒追”,十分艳羡,不免暗想:“人生在世,固不当如是乎?!”

    蒋光慈搭伙创造社出版部,来后听闻此事,笑着对黄药眠说:“你喜欢她吗?我可以转介绍给你。”黄不好意思:“这样美的姑娘还不好吗?你接受她的爱吧!”蒋光慈又笑了:“这一类的女子,我实在太多了。我有点应付不过来了。”黄药眠嘴上说:“我不要!”心里却想:他不要的女人,我接收过来岂不令人笑话?有本事自己去找,恋爱也有策略问题,应该使对方来追求我,然后由自己决定是否接受;若卑屈苦苦哀求女人,实在有失男人气概。

    青年黄药眠能有如此“恋爱真经”,较之当今青年,着实先锋超前。至少较之笔者这一代,简直就是“颠覆性革命”。

    1930 年,蒋光慈发表北伐恋爱小说《冲出云围的月亮》(中篇),当年重版六次。是年,蒋光慈娶绍兴柯桥女生吴似鸿(1907-1990)。1931 年春,郁达夫街遇蒋光慈,在北四川路一咖啡馆谈了一下午。这位风头正健的普罗作家消瘦不堪,说话老喘气。因几本好销的书被禁,蒋光慈连生活都有困难。他对郁达夫说,近来对一切都感失望,做人真没趣。郁达夫为蒋光慈介绍中华书局一项译事。

    1931 年5 月,蒋光慈因肠结核入上海同仁医院,8 月31 日逝世。因与妻子发生龃龉,临终时吴似鸿不在床侧。据郁达夫悼文,吴似鸿告诉他:据吴女士谈,光慈的为人,和他的思想完全相反,是很守旧的。他的理想中的女性,是一个具有良妻贤母的性格、能料理家务、终日不出、日日夜夜可以在闺房里伴他著书的女性。吴女士说:“这,我却办不到,因此,在他的晚年,每有和我意见相左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梅志向家里汇报时,将胡风岁数减去两岁避开两虎不吉

    胡风1902 年出生于湖北蕲春下石潭村,梅志1914 年出生于南昌,同肖属虎。天下同肖夫妇多了去了,不足为怪。最要命的是梅志母亲有言在先:不要嫁给属虎的!梅志晚年忆及,感叹至深。

    中国旧俗,嫁娶大事最要紧得八字相合,属相犯冲,大大忌讳。民谚:“蛇配虎,男克女,猪配猴,不到头”。袁世凯长子袁克定娶河道总督吴大澄之女,门第相当,但袁克定属虎,吴女属龙,龙虎相斗,生肖犯冲,不太吉利,必须找一个属鸡的姨太太来“牵一牵”,方能破解。因此,正房奶奶过门不及满月,姨太太就进门了。

    旧时重男轻女,最忌女人属虎,“虎女”命硬,不是克夫就是食子。如此凶肖,“虎女”大多不得父母欢心。胡适发妻江冬秀属虎,胡适属兔,1904 年议亲时,周围人都咬胡母耳朵:“恐怕娶了这个媳妇,孩子将来要受欺负的吧!”幸好排八字的算命先生说江冬秀“命带宜男,生肖很合,不冲不克”,胡母再将江冬秀与其他几位候选姑娘的八字叠好,放入灶神爷前竹筒。过了一段时间,见家中平安无事,胡母虔诚地拜过灶神,摇筒夹纸,摊开一看,还是江姑娘!如此过五关斩六将,数问天意,胡母才决定娶虎女江冬秀为媳。

    中共早期领导人李立三(1899-1967),1936 年在莫斯科娶俄女李莎(1914-2015)。1949 年9 月,李立三的小脚母亲从湖南醴陵上京,李莎记录了中国婆婆的一大担忧: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也令她特别担忧,那就是我和立三的属相不匹配。一天,她特地问清我的出生日期。按中国农历推算我出生在虎年,而立三是属猪的,按中国命相学的说法,猪虎相克,犹如水火不容一样。“老虎吃猪,属虎的会给属猪的带来灾难。对婚姻来说,这是不吉利的兆头。”……老太太成天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1938 年5 月,萧军在兰州追求19 岁的姑娘王德芬,一时搞不定。关键时刻,他拿出一月前在西安大雁塔抽签问婚姻的签条:柔顺而静,坤之六爻皆吉。阴盛于阳,不怕亢龙之悔。若此消息,只待羊兔相。正在犹豫的王德芬,读签对照,感觉自己“柔顺而静”,也不怕他将来后悔。关键是王父属兔(1891),王母属羊(1895),而且萧军、王德芬都属羊,大一轮。王德芬据此下决心:这张小小的签纸虽然是个迷信的东西,但却给了我极大的鼓舞,使我有了信心和勇气。我以“孤注一掷”的决心给他写信,表示了和他相爱到底的意志,把自己未来的命运交给了他! 

    梅志出生后,其母一连生了两个妹妹,再三埋怨:“上面有只虎镇着呢,哪个男孩敢来投胎呀?有也给她吃掉了!”母亲不怪自己不争气,偏偏虎年生女,反倒责怪女儿投胎不是时候。梅志稍长,诘问母亲:“既然属虎要吃人,为什么两个妹妹倒不吃?”其母语塞。

    奈何女大不由娘,上了学读了书的梅志,新派新女性,哪里还听这套老迷信?母亲已无力控制女儿婚事。情窦初开之时,偏偏爱上一只大她一轮的老虎。好在那时没户口本没身份证,隐瞒实岁倒也便当。梅志向家里汇报时,将胡风岁数减去两岁,改成属龙,避开两虎不吉,轻轻松松过坎。

    梅志十分庆幸当年的隐瞒,没让母亲得知丈夫的真实属相,否则母亲一定振振有词一路责骂,说她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自己害自己,活该!梅志晚年为胡风写传,忆及属相一节,尽管并不后悔当年自许婚配,但也觉得冥冥间还真有那么一点神秘。

    《翻书党:打捞历史的细节》

    作者:裴毅然   定价:49.80元

    出版社:金城出版社

 
①原文分享地址:http://www.a-w.cc/zixun/show-15280.html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